御空而行,姜南速度很快,不多久便是飞出了很远。

    大概两天之后,他来到一座小镇。

    这座小镇,相比起之前的金谷城,那是更加破败,或则说,根本就称不上是一个镇。

    用更确切的词来描绘,这应该是一个小村。

    小村内有着不少居民,衣着朴素,但精气神却都是很好。

    “大壮子,牛掉沟里了,给帮忙弄上来!”

    一个大婶冲着一片大院落喊道。

    “来嘞!”

    不多久,大院子里便是走出一个壮汉,赤裸着半边胳膊。

    “哪呢赵婶?”

    “东面那沟。”

    “不是我说,婶儿,那沟给填了呗,你家那头大黄,掉几次沟里了?七次了吧?”

    “那不中,通水的呢,田里得要水,种庄稼呢!”

    “行。”

    壮汉跟着一个妇人朝着村子东面走去,边走边说着话,声音传出很远。

    姜南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目光唯有波动。

    那被称作赵婶的妇人,明显是一个普通人,但那壮汉,却是一个原始境的强者。

    一个原始境的强者,被一个普通的妇人驱使,居然没有丝毫不情愿?

    他朝着更远处看去,有几座屋子,顶部有人,在翻新砖瓦。

    翻新的人是三个中年,一个原始初期,两个纯心巅峰。

    更远一些的位置,还有许多修士,在做着各种普通事。

    大多都是在帮着一些普通凡人做事。

    他站在小村外,没有动,看了大概三个多时辰。

    三个多时辰的时间,他看到了一幅幅平日间不曾看到的画面。

    一个个纯心境以上的强者,拉牛、修房、挖路、钻井、耕田……

    甚至有人在哄小孩。

    “小伙子,你是?”

    这时,有人看到了站在村子边缘的姜南,一个老者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很普通的老人,走起路来都有些颤颤巍巍。

    “来找些朋友。”

    姜南上前,客气的道,搀扶着老人。

    几乎是这个时候,村子里,一道道目光随着看了过来。

    这其中,有普通村民的好奇目光。

    也有一些个不普通的村民的目光。

    “小伙子,你朋友姓啥叫啥?大婶我对这的人可都熟得很,马上就给你们联络上。”

    一个妇人牵着一头大黄牛从村子东面走回,见着这一幕,扯着嗓子喊道。

    其身旁还有一个壮汉,身上沾染着不少泥土。

    “婶儿,他找我们呢。”

    壮汉看了眼姜南,开口道。

    同时,之前帮着修房钻井的那些个修士,也都开口,称都是姜南的朋友。

    “你们的朋友?这倒是难得,还从没有见过你们有朋友来。”赵婶颇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笑了起来,对壮汉道:“那大壮子,你赶紧接待你朋友去,婶儿我栓上这牛子,给你们弄点肉来。”

    “不用麻烦赵婶儿,我们一会得跟他离开去办点事。”

    壮汉笑着道。

    “急个啥,人家刚来,不得招待一下?赶紧去。”赵婶说着,看向姜南,道:“小伙子,先等等哈,婶给你们切些肉去,都是自己的牛肉,好得很!”

    “光有肉哪行?那不得有点酒?”一个普通老爷子对正在帮忙修房的一个中年修士道:“六子,咱家的红高粱刚好酿成,正合适,下来,全提过去,你们这小伙子朋友第一次来,让人尝尝老头子我的手艺!”

    村里的一些普通村民相继开口,对姜南很是热情,让壮汉等人先带姜南去大院子候着聊天,而后不多久,便是端过去各种酒肉口粮。

    而后,这些个普通村民也没有逗留太久,端来这些东西后,便是就都散了去。

    院子里有着数十个房间,中心院落倒是很大,这个时候摆了好几张大桌子,姜南坐在中心处的一个桌子边,周围是二十多个中年,最差都是纯心境的修为。

    姜南看着这数十人,数十人看着姜南。

    一时间,气息有些沉闷,没有人开口。

    “都不说话?”最终还是姜南开口:“你们这群人,倒是有意思。”

    这二十多人,俨然是罗刹神教的修士。

    这里,这个大院子,就是罗刹神教的一处分坛。

    让他不曾想到的是,修行界传闻中凶恶不已的罗刹神教修士,居然在这个地方,帮一群普通村民修房拉牛钻井挖路。

    这传出去,谁信?

    “万毒鼎新主!”

    二十多个中年人中,一个壮汉开口,冷冷的道。

    正是之前帮赵婶拉牛的那人。

    他的修为,处在原始境最巅峰,只差一丝就能踏入明道境,周身气息之浑厚,比风雷古阁的太上阁主还要强上很多倍。

    随着这人开口,其它人,也都是冷冷的看着姜南,所有的神念都已经涌动起来,将姜南锁定。

    “若动手,不要在这个地方!”

    壮汉再次开口。

    壮汉名为李乾坤,为罗刹神教这处分坛的坛主。

    前些时候,姜南抹除金谷城罗刹神教分坛的事,早已经传开。

    至于消息来源,便是暗阴阁。

    姜南在来这个地方的第一时间,他们便就认出了姜南。

    他们也大致猜得出姜南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是想如对付金谷城罗刹神教分坛那般来对付他们。

    “原本确实是想动手,不过现在,暂时不想了,倒是对你们的好奇多了一些。”姜南坐在椅子上,一手随意轻敲着木桌,道:“你们这么一群强大的修士,而且还是罗刹神教的疯子,怎么就甘愿被这村子里的一群普通人驱使?甘愿做一些耕田拉牛的事?”

    来这个地方,原本他确实是想抹除这里的,但是看着李乾坤等人所做的事后,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与你何干?!”

    “要动手就动手,屁话少说!”

    两个脾气比较粗暴的中年人道。

    姜南扫向这两人:“你倆,之前帮着人老爷子修房那么温和,对我怎么就这么暴脾气?”

    他之前可是看到了,两人在村里那普通老爷子的指点下修着老房子,温顺的很,如同是那老爷子的儿子般,这个时候却又是这么一副火爆脾气,反差实在是有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