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坐标紊乱的那一刻,卢克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以他的反应速度,当即拉开一道传送门,避开相位转移毫无问题。

    可超人没有这么做,而是像一头位于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主动踏进征服者康死前发动的陷阱。

    他很好奇,对方能给自己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强敌。

    当前时代,这颗星球上。

    能够让超人郑重对待的,恐怕只有古一与奥丁。

    征服者康总不可能,从未来把什么欧米茄级变种人,或者哨兵、绿巨人浩克叫过来,跟自己掰一下手腕。

    “呵,原来是这样。”

    置身于古埃及金字塔,卢克随意打量了一会儿,迅速猜出征服者康的打算。

    “如果我没有记错,他和天启,一直都是死对头来着。”

    看到古埃及金字塔,卢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变种人之神,天启。

    征服者康曾经冒充过埃及法老,跟天启还有一段私人恩怨。

    通过相位转移,把超人带走金字塔内。

    他想要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借刀杀人么?

    可天启凭什么会按照征服者康想的那样做?

    “不过,这倒的确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卢克撇了撇嘴,早在黑皇塞巴斯蒂安-肖时期,他就听说过天启的大名。

    后者的本名叫恩-沙巴-努尔,出生于古埃及第一王朝,是地球历史上的第一个变种人。

    即便是黑皇后塞勒涅,那个活跃于罗马帝国时代,生命力悠长的女巫,也没有对方存在的时间长。

    至于征服者康与天启,这两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则要追溯很早的年代,当时是古埃及第一王朝时期,征服者康冒充法老统治了国家,权力巨大。

    而天启,只不过是一个被游荡者收养的弃婴。

    作为熟知剧情的未来人,征服者康看中了天启的巨大潜力。

    于是,他打算控制对方,收为小弟,训练成头号马仔兼打手。

    只是很遗憾的,在这个过程中,征服者康弄巧成拙,不幸翻车,被天启视为仇人。

    在觉醒能力后,天启带领埃及人民推翻了征服者康的残酷统治。

    后者见大事不妙,只能狼狈逃走。

    这段往事,一直让征服者康耿耿于怀,视为奇耻大辱。

    而天启也没有忘记,始终想要报复征服者康。

    自此以后,两人就彻底结下梁子,互相仇视对方。

    征服者康为了不让卢克赢得如此轻松、顺利,居然找到了天启,把对方唤醒过来。

    由此可见,他对超人的愤恨,短时间内已经超过了曾经的老对头。

    “我明明是个好人,征服者康才是反派。”

    卢克摇了摇头,完全不理解征服者康对他的仇恨是为了什么。

    自己可是正道的光,人间灯塔。

    绝对的正面角色,超级英雄。

    像征服者康这种宵小鼠辈被他打死,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明明很符合通俗小说、或者好莱坞电影的标准结局。

    “不愧是变种人之神。”

    卢克一边思维发散,一边向着金字塔下方走去。

    他可以清晰感觉到,那股蛰伏、沉眠,却依然强盛、充沛的生命能量。

    天启就在那里。

    并且逐渐清醒过来。

    那股恐怖无比的暴虐气息,如同熔岩火山,猛然地喷发出来,令人生出窒息之感。

    卢克没有选择离开,反而继续向下。

    顺便还有闲心,观察金字塔的建筑结构,以及文化特色。

    沿途中,他所看到的壁画与浮雕都保存得很好。

    那些埃及人跳着反关节舞蹈,头上顶着动物的羽毛或者骨头,作为装饰品。

    或是手持长矛,狩猎猛兽。

    或是举行祭祀,膜拜神明。

    栩栩如生的壁画上,描绘出远古时代的几分面貌。

    话说回来,古埃及之所以会出现被誉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金字塔,完全是征服者康的锅。

    这货身为未来人,冒充法老大建奇观,什么金字塔,狮身人面像,都是他带起来的风气。

    后来,征服者康被天启推翻统治,一部分也有奇观误国的因素在内。

    轰隆!轰隆隆!

    如雷闷响,传出很远。

    越往下面走,卢克越能感到一股强悍的压力。

    空气如同粘稠的胶水,正常人每走一步都很费劲。

    能量光芒辐射而出,把昏暗无比的封闭空间照得通亮。

    “这就是……变种人之神?”

    卢克步入宽阔的大殿,隔着远远地距离,他看到铭刻有复杂回路的石台上,正躺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对方皮肤呈现灰色,嘴唇发蓝,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如同钢铁,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

    咚咚!咚咚咚!

    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宛若巨鼓擂响。

    “看上去像是换皮的灭霸。”

    卢克吐槽道。

    浑身沐浴着能量光芒,体格强壮,而且高大的天启,与泰坦星人灭霸的确有几分相像。

    “是……谁……”

    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察觉到有闯入者,灰色人影缓缓坐起。

    当他站起以后,镀金的石台化为灰尘。

    有如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其捏合成为金属战甲。

    这份操纵物质的强悍能力,就足以让黑皇塞巴斯蒂安-肖,凶兆先生等阿尔法级变种人望其项背。

    “你……惊……醒……了……我?”

    天启,这个地球上最古老的变种人,苏醒了。

    他睁开双眼,看着立在门口的挺拔身形,眼中闪烁着奇怪的情绪。

    竟然不是纳撒尼尔-埃塞克斯,那个自愿成为奴仆的人类?

    这个世界上,知晓自己沉睡之地的,除了纳撒尼尔,再无他人。

    “伟大的恩-沙巴-努尔。”

    卢克毫无诚意的给予尊称。

    “把你从沉睡中唤醒过来的,另有其人。”

    “他叫做征服者康,是一个未来人。”

    轰!

    当卢克提到“征服者康”,原本还未睡醒,处于惺忪状态的天启,立刻双眼圆瞪,怒气勃发。

    恐怖的能量,冲击着虚空,撼动庞大的金字塔。

    足以见得,天启对那个该死的混蛋,蕴含着多么深刻的仇恨。

    “他在哪里?”

    天启握紧双拳,双眼放射冷光。

    只等卢克说出征服者康的下落,他就去一拳打爆对方的狗头。

    “伟大的恩-沙巴-努尔,征服者康——已经死了。”

    卢克回答道。

    “是你做的?”

    天启有些惊讶,随后再次提问。

    “没错,他跟我恰巧有一些……私人恩怨。”

    卢克点了点头。

    “很好!”

    天启那张冷酷的灰色面庞,露出一丝难得笑意。

    他踏出一步,缓缓升空。

    大殿内的石柱、壁画,顷刻间进行物质重组,变成一张石质王座。

    天启坐在上面,如同主宰一切的君王、神明。

    他俯视着底下的卢克,慷慨问道:“那么,人类,你需要什么奖赏?”

    “我可以让你成为高贵的变种人,赐予你非同凡人的天赋能力,并且允许你跟随在我的身边。”

    这就是天启的思维。

    他曾经当过法老,做过神明,一直受到俗世的顶礼膜拜。

    所以,能够跟随自己,就算是无上的荣耀。

    再说了,按照天启的想法。

    人类在进化层次上极为落后,相当落后,完全比不上变种人。

    让一个人类,转化为变种人,完全是莫大的奖赏。

    “抱歉,我不需要这些‘赐予’,伟大的恩-沙巴-努尔。”

    卢克兴趣缺缺,直接拒绝。

    他跟这种沉睡太久,思维僵化的老家伙,没什么共同语言。

    “呵,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被人拒绝的滋味了。”

    天启恼怒说道。

    他是尊贵的法老,伟大的神明。

    从来只有别人恳求自己、迎合自己。

    可面前这个人类,居然表现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太过分了!

    “我的奖赏,从不会收回……”

    天启沉声说道。

    能量光芒辐射而出,笼罩站在原地的卢克。

    要知道,当初凶兆先生纳撒尼尔-埃塞克斯。

    差点儿跪在地上舔自己的鞋子,才得到成为变种人的机会。

    这个人类怎么能拒绝自己呢!

    天启不允许!

    能量光芒企图渗透卢克的体内,把他改造成为变种人。

    可是——

    后者直接张开生物力场,把那股强大的能量光芒隔绝在外。

    “你究竟是谁?”

    天启感到震惊,双眼精光爆射。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

    卢克还未说出来历,金字塔猛地晃动了一下,如同地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