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战一触即发!

    毕渊一马当先,率先朝着那些忍者冲了过去。

    他的周身,升腾起一道道白色的罡气,裹挟着阵阵炁流,强势无比!

    这是毕渊的绝学,混元劲。

    可以护身,也可进行攻击!

    只需要一掌,混元劲就能破开异人的防御,攻击人的五脏六腑。

    就连龙虎山的金光咒都很难防御!

    当然,这只是针对最基本的金光咒。

    金光咒练到高阶,可以金光内敛,护住全身筋脉和五脏六腑。

    到时候,就真的可以无视任何炁劲了!

    不过,很显然,这些比壑山的忍者,还没修炼到这种境界。

    以日川为首的忍者,见到攻过来的华夏异人,同样快速做出了反击。

    他们单手一翻,手中的苦无,便如天女散花一般的轰了出去。

    然而——

    率先冲过来的毕渊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自然不会被这苦无伤到。

    只见得他们各显神通,有人抬起金灿灿的手掌,直接将这些苦无拍碎。

    有人施展硬功,苦无打在身上,就像打在金铁上一般!

    毕渊更是强悍,只是轻轻拍出一掌,混元劲便宛若狂风,令得那些飞射过来的苦无,尽皆的倒飞而回!

    那些忍者见此,眼眸一闪,身形快速的躲避开来。

    咄咄咄!

    苦无轰击在地上,发出一连串的声响!

    就在这时。

    洞窟内也冲出来一群穿着少数名族服饰的男子。

    他们周身黑气缭绕,周遭的草木碰触到这股黑气,都尽皆的枯萎起来。

    毕渊见此,凝神道:

    “大家小心,这是苗疆的毒人,不要被他们身上的毒炁打中了。”

    所有人听此,纷纷一凛。

    苗疆毒人,乃是苗疆特有的一种异人。

    他们自小就会以蛊毒熔炼自身,而后将身体的每个器官,都炼成毒器!

    所以,他们释放出来的先天之炁,也是有剧毒的。

    一旦吸入这先天之炁或者被触碰到身体,便会身中剧毒!

    不过,由于苗疆毒人修炼太多残忍,这修炼之法就已经被异人界所禁止。

    这些苗疆毒人才逐渐变少,直至消失在异人界。

    没想到,这小小的药仙会,竟然会隐藏着这么多毒人!

    “管他什么毒人,敢和日军勾结,还做人体实验,全部杀了完事!”有异人冷哼道。

    在这个时代,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当汉奸,在异人界都属于是必杀的行列!

    甚至,优先级要超过了那些全性妖人!

    全性妖人虽然为非作歹,不过里面有些人还是有底线的,不会和日军有牵扯。

    砰砰砰!

    刹那间。

    华夏异人就和药仙会成员以及比壑山忍者激战在了一起。

    狂暴的先天之炁,激荡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山谷之内。

    陆诚和夏乔并肩而立,跟在毕渊等人的身后,收拾着一些药仙会的小杂鱼。

    不过。

    连杀了五个人,陆诚都没有触发自身的复制能力。

    看来,要么就是这些人身上并没有特殊的能力,要么就是这些死跑龙套的太不入流,完全没办法激活自己的能力!

    “小心!”

    就在陆诚思索间。

    夏乔抬起玉手,一拳就将想要从背后偷袭陆诚的药仙会成员轰飞了出去。

    “陆哥哥,在战场之上,可别分心哦。”夏乔抿了抿红唇,眼波如水。

    陆诚看了眼被夏乔一拳轰在墙壁上,抠都抠不下来的药仙会成员,不由咽了口口水。

    太残暴了!

    这股怪力,就是夏乔的能力么?

    怪不得夏乔很少展露自己的能力,这简直和她的气质完全背道而驰啊。

    其实。

    刚才夏乔即使不出手,这药仙会成员也没办法伤到陆诚分毫。

    他身上佩戴着一种特殊的防御法器。

    只要检测到带有敌意的先天之炁的攻击,就能自动升起一层防御罩。

    这也是这一年来,陆诚和马本在在开发高达之余,研制出的其他的小法器!

    “嗯,我会注意的!”陆诚没有过多辩解。

    两人又继续轻扫着从洞窟内冲出来的那些药仙会成员。

    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就算有几个异人,也根本不是他们这多异人的对手。

    所以,陆诚等人完全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压力。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他们这里并不是主要的战场。

    主要战场,在毕渊几个小组负责人那里!

    陆诚的目光,也投向了毕渊等人所在的区域。

    那里的厮杀,可比陆诚这里要激烈多了。

    只是交手了片刻功夫,就有三个药仙会成员,还有一个比壑山忍者,被当场击毙。

    不过,其中一个负责人也受了伤,被同行的伙伴,直接救了出去。

    毕渊等人丝毫不留情,根本不给这些药仙会毒人和比壑山忍者任何机会,攻势越发的猛烈起来。

    尽管那些比壑山忍者也是手段尽出,可惜这些忍者基本都是下忍,也不是来自木叶村,自然不是毕渊等人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就被杀的只剩下为首的日川一人了。

    剩下的药仙会毒人,也基本被清剿殆尽。

    毕渊看向唯一幸存的日川,冷冽道:

    “束手就擒,还能有一条活路!”

    他说的是日语。

    之所以不杀日川,也是想从他身上得到相关情报。

    日军虽然很早就在华夏做有关的人体实验,可从来没有异人参与过。

    更别提比壑山的忍者了!

    这一次,竟然既有异人参与,还涉及到了比壑山的忍者,那么日军那边,肯定是在图谋着什么计划!

    如果不拷问出来,在日后作战中,兴许得吃大亏。

    眼前这个叫做日川的忍者,很显然是这些比壑山忍者的头领,知晓的情报肯定更多。

    所以毕渊才打算暂时留他一条性命。

    日川擦去了口中血渍,哈哈大笑道:

    “你们这些华夏猪,想要从我身上得到情报,想都别想!”

    “等主降临后,你们很快也会步我的后尘。”

    “战火,将燃烧至你们整片大陆,直至将你们烧的一点也不剩!”

    话音方落。

    他手中快速掐诀,张嘴猛地朝前一吐。

    火遁·豪火球之术!

    炽烈的火焰,宛若飞舞的狂蛇,骤然间就轰向了毕渊等人。

    毕渊等人脸色微微一变,瞬间就躲避了开来。

    然而——

    这日川却并没有对毕渊等人发动攻击。

    而是脚步一动,调转方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陆诚的方向暴冲了过去!

    这速度之快,令得毕渊等人都没反应过来。

    顷刻间的功夫,这日川就距离陆诚不足一丈了。

    毕渊脸色陡然一变,厉喝道:

    “陆诚,小心!”

    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忍者早就认出了陆诚的身份,之前一直在隐忍。

    待得他们完全松懈过来,才骤然发动了袭击。

    这日川,俨然一副不要命的样子,完全放弃了防御,将攻击的强度最大化。

    似乎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只是,他死之前,却要拉着陆诚一起陪葬。

    叫做日川的忍者,眼中露出疯狂的神色,厉喝道:

    “你就是那个控制高达的华夏异人吧,真是没想到,临时前还能拉着你一起陪葬,哈哈,天佑我比壑山!”

    “刀技·三段斩!”

    日川手握武士刀,朝着陆诚猛地斩了过来。

    这武士刀在空中连连挥舞,宛若闪电一般,在半空中形成了三道残影,将陆诚躲避的路线都尽皆的封死!

    “陆哥哥!”

    一旁。

    夏乔美眸猛地一瞪。

    她的身形猛地一动,想要挡在陆诚的身前,阻拦这次攻击。

    然而——

    面对着日川的搏命一击,她的动作还是太慢了。

    这武士刀,已然带着不可磨灭的威势,炽烈的刀意,朝着陆诚当空斩下!

    陆诚微微眯眼,看着斩过来的武士刀,嘴角露出轻蔑的笑意。

    “你真当我只会开高达么?!”

    陆诚脚尖一点地面,地上出现一道八卦图,快速旋转起来。

    他的身形,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奇门遁甲·五鬼搬运!

    可以短暂的运转一小片区域的空间,改变自身的位置。

    轰!

    一阵剧烈的声响,日川的武士刀,直接斩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一声爆鸣!

    日川的脸色陡然一变。

    怎么可能?

    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如此轻松就被避开了!

    下一刻,他的背部就骤然一痛,被一股巨力轰击,令得他五脏六腑都剧烈的疼痛起来。

    他口中猛地喷出一团鲜血,倒在了地上。

    他回身望去,就见刚才他攻击的人,正居高临下的冷冷望着他!

    陆诚神色冷漠的开口道:

    “比壑山的忍者,倒也不过如此嘛。”

    听到这话,日川简直要气的吐血。

    若非他低估了眼前这人的实力,并且完全放弃了防御,在攻击落空后,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被击中!

    就在这时。

    毕渊等人也赶了过来,看到陆诚没事,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们十分有默契的没有提陆诚最后施展的手段。

    “将他气脉封了,带下去!”毕渊冷冷道。

    刚才,若非陆诚早有防备,恐怕还真被这忍者得手了。

    解决完日川,药仙会的异人基本都已经被清剿干净。

    不过。

    做人体实验的洞窟,自然也还得再进行一番排查。

    陆诚和夏乔并肩而立,迈步走入洞窟。

    后者还有些心有余悸,拍了拍饱满的胸脯道:

    “陆哥哥,刚才真是好险呀。”

    陆诚开口道:

    “放心吧,这世上能杀我的人还不存在。”

    当然,这自然是玩笑话。

    在妹子面前,有些比还是要装一装的。

    夏乔媚笑着捧场:

    “嗯呐,陆哥哥最厉害了。”

    不过,二人很快就开心不起来了。

    入了洞窟,里面还有一个个洞府。

    有好几个洞府内,都挖着一个个深坑。

    深坑之下,堆满了蝎子、蜥蜴、蛇,以及各种各样不知名的毒虫。

    毒虫的下方,隐约还能看见一个人体,胸口还在微弱的起伏。

    “这群该死的人渣!”夏乔见此,美眸布上了一层寒霜。

    陆诚轻轻一扫,将毒虫尽数的扫开,露出了一个只有皮包骨的人。

    夏乔伸出手,按在了这人的身上。

    片刻后,她神色冷冽道:

    “身子筋脉已经破损,五脏六腑全是毒素,深入骨髓,已经没救了。”

    陆诚叹息了一声,伸手轻轻按在这人的身上,炁流涌动,令这人缓缓失去了声息。

    与其受各种各样毒素的侵袭,不如安乐死。

    他又扫了眼周围蠕动的毒虫,拿出一个火折,将这些毒虫都尽数的焚烧殆尽。

    就在陆诚准备离开洞府时。

    夏乔却忽地开口道:

    “陆哥哥,快看,这里有个虫卵。”

    陆诚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人头大小的虫卵躺在角落。

    刚才被无数的毒虫覆盖,所以他一时间也没发现。

    现在,毒虫被灭掉,虫卵便显现了出来。

    “这应该是药仙会在做的某项研究,得通知毕大哥过来,让人带回去。”陆诚开口道。

    这虫卵这么大,很明显不太对劲。

    还是早点处理掉为妙。

    然而——

    就在陆诚要转身离开时,这虫卵竟然裂开一道道缝隙。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破壳而出。

    阵阵腥绿的气体,从虫卵内喷了出来。

    瞬间就弥漫了这本就不大的山洞。

    “屏气凝神!”陆诚脸色微微一变。

    他连忙开启法器的防御护罩,笼罩自己和夏乔,将这些绿色的气体隔绝开来。

    “没事吧?”陆诚拍了拍夏乔的肩膀。

    然而,后者此刻却是双眸迷离,脸颊酡红,有些力竭的倒在了陆诚的怀里。

    “陆哥哥,我好热呀。”夏乔扭了扭水蛇般的身体,想要脱衣服。

    陆诚连忙制止,蹙了蹙眉头:

    “这猩绿的气体,能够勾动人的情欲?”

    他在见到猩绿气体的一刹那,就开启了防护罩,所以没有太大影响。

    不过,夏乔离得近,难免吸入了一些。

    并且,由于她特殊的体质,所以才勾起了藏在身体最深处的情欲!

    “走,我带你出去。”陆诚揽着夏乔的纤细腰肢。

    不管是什么原因,还是得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然而——

    他刚一开口,就被夏乔的红唇堵住了。

    后者现在已经有些迷失自我,脑子里估计就只剩下交配的欲望了!

    陆诚并没有迷恋这过多的香泽,直接抬起手,将夏乔给打晕,迈步朝着洞窟外走去。

    就在这时。

    那虫卵也彻底裂开,孵化出了一只条形状的碧绿东西。

    陆诚定睛一看,发现这东西竟是一条大蛇!

    大蛇吐着蛇信,睁着碧绿的双眼,朝着陆诚望来!

    只是简简单单的目光交汇,陆诚便感觉脑海仿佛被重创敲击,一阵眩晕。

    大蛇望着陆诚怀里的夏乔,身形快若闪电般的撕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