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陆上的纷纷扰扰,世事变迁,都不会影响到时间的流逝。

    岁月最是无情,也最是冷静。

    晃眼间,三年。

    头陀界某处荒野里,一坐孤零零的山峰耸立。

    没人知晓的是,在这山峰的底部中心,有一个人工挖掘出的洞窟。

    两百平米左右的空间,黑暗一片。

    洞窟里唯有一个石台,坐着一个黑发齐肩的青年。

    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的样子,穿一身红色王袍,双腿盘膝,呼吸微弱得近乎没有。

    嗒嗒嗒……

    突然间,死寂的洞窟里,有急促的声音响起。

    道道光华绽放,五彩斑斓,看起来很是绚烂。

    那是一个圆形的阵法,印刻着不少特殊的线条。

    有隔音、预警、杀敌、迷幻等作用。

    还设置了一个提醒功能,到时间后就会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告诉徐逸,距离他闭关,已经过去了三年。

    徐逸慢慢的睁开了眼。

    眼眸里有红芒一闪即逝。

    略有些遗憾的站了起来,徐逸摇了摇头。

    闭关三年,却始终无法触摸到神藏境的契机。

    倒是修罗血脉,经过三年的挖掘,达到了小成的层次,能施展的手段又多了很多。

    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泛着一抹淡淡的冷漠。

    连徐逸都没发现,自己对于这世间的一切,都没有以前那么看重,显得淡漠。

    “三年了……”

    徐逸撇头看了一眼洞窟角落里还残留着的一点点食物和饮用水,转身朝着隧洞走去。

    两步就跨越了两百米的距离,徐逸停下了脚步。

    手中掐诀,隧洞口,一道泛着若隐若现光泽的阵法悄然消散。

    徐逸大步走出,阳光立刻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下一刻,徐逸眉头微皱。

    眼前是遍地焦黑,有不少猩红血迹残留,狼烟四起,折断无用的刀剑斧钺,扔得遍地都是。

    两公里外,有烈火焚天,浓烟滚滚里,飘荡着密密麻麻的黑灰。

    那黑灰,是尸体焚烧后的产物。

    “这里经历过一场战争么?”

    徐逸淡淡瞟了一眼,内心毫无波动,一步迈出,消失不见。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三百米之外。

    以这般夸张的速度,徐逸用了半小时,就到了头陀城。

    然后,徐逸就看到头陀城被围了。

    密密麻麻的大军,像是蚂蚁一样。

    头陀城高耸的城墙,遍布刀剑的痕迹,浸染着黑色与红色,触目惊心。

    不远处,是一个军营驻扎地,一批批士兵来回巡守,神色凝重。

    徐逸眼中猩红光芒浮现,修罗血瞳展开。

    这一眼,将军营看了个通透,自然也就看到了在统帅营帐里,一个流着胡须的中年男人,正伏案写写画画着什么。

    徐逸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军营,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这么直接嵌潜入统帅营帐。

    中年男人猛的手上一顿,全身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五品超凡境,能发现我,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淡漠的声音传入中年男人的耳朵,让他头皮发麻。

    大军之中能悄无声息潜入进来,如果不是他身上有一件特殊的东西,恐怕也发现不了。

    而且还一口叫破了他的实力境界,这样的人物,绝不是他可以反抗的。

    连头都不敢回,中年男人忐忑的道:“在下听语界统帅常青,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辈么?”

    徐逸嘴角微微上翘。

    今年三十二岁的他,因为迈入超凡境时是二十六岁,外貌容颜也就被定格在了二十六岁。

    无论是骨龄还是外貌,眼前这中年男人都比徐逸要老得多。

    “头陀界发生了什么?听语界远隔五个界面,跋山涉水要半年的时间,千里迢迢来攻头陀界,为什么?”徐逸淡淡的问。

    常青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是头陀界的霸主级强者违反规定出手了。

    听到徐逸这问话,猜测徐逸肯定不是头陀界的人。

    “您这些年应该是在闭关吧?前辈您有所不知,两年多前,头陀界率先出征迦叶界和金刚界,挑起了佛国之乱的战争……”

    随着这位听语界统帅的讲诉,徐逸大概知道了他闭关的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阎亡等人为了快速提升实力,要在三年内从二品超凡境提升到五品超凡境,疯狂修炼之余,便用战争来磨砺自己,磨砺大军。

    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佛国三千界的混战。

    迄今为止,佛国的综合实力下降了三成。

    三成,对于一品霸主国而言,这是一个无比恐怖的比例。

    代表着有数以亿计的士兵,死在了一场场战争之中。

    不过也因此,诞生了不少强者。

    就像是养蛊一样。

    这就是佛国帝君不阻止三千界乱战的原因。

    但是各界霸主不爽啊,如果不是头陀界率先挑起战争,战火怎么会逐渐蔓延到佛国全境?

    他们又怎么会有损失?

    更重要的原因,是死在凛冬手里的人太多了。

    什么宗门天骄,什么世家灵童,什么佛缘高僧,什么大能后人。

    凡是阻挡在眼前的绊脚石,都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

    通往慈悲为怀的道路,充满了血腥与厮杀。

    凛冬没有手软,身为曾经天龙东海王者,慈不掌兵这个道理他非常明白。

    为了得到佛祖果位,他能灭杀一切挡在前方的人。

    毕竟,伟大总是伴随着鲜血淋漓。

    因为凛冬杀了太多人,那些人背后的势力,乃至界面,便想报仇。

    可凛冬还在进行佛祖果位的争夺中,有神藏境强者全程关注,没人敢暗地里使绊子,所以他们便将怒火发泄在了头陀界。

    头陀界是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

    凛冬是头陀界的霸主。

    仅此两点,攻打头陀界的理由就再充分不过了。

    先是附近的界面停火,齐齐对准头陀界发难。

    但很快他们发现不是头陀界的对手,于是越来越多的界面参与了进来。

    听语界这种带兵跑半年来参战的都还不算最远。

    一个叫做紫檀的界面,是跑了八个月赶来的。

    如今的头陀界,只剩下头陀城一座孤城,御神关他们倒是不敢动弹,那毕竟是佛国抵御神国的宏伟关隘,别说打下来要损失多少人,他们根本就不敢打,打了就得遭殃。

    “十六个界面围攻头陀界,还没打下来?”徐逸不禁有些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