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动机

    泰山之巅,天宫主殿外广场之,随着三位先天之境高的出现使得场面变得热闹不少,不少人看向三人的目光之充满了热切。

    这一日,界高手正式降临,并且早已传下消息,一来是为了奖励陈凡,鬼界入侵之事,天宫禀,这基本都是陈凡之功,界要给与奖励,其次则是传出要吸收这一界的天才人物,要直接带回界培养。

    若是说第一个,其他人都还不在意,但这个则重要了,在这个世界修炼,谁不想突破,谁不想踏入更高一阶,但问题是太难,后天与先天是一个天涧,阻拦了太多人,哪怕是在场之人很多都达到了后天大圆满之境,但想要更进一步,也是千难万难,而且即便是教训进入先天之境,在诺大的修界,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宗门,也不好过,为此这些人自然极为渴望能被当做天才吸收进入界。

    当然,这只是一些人的想法,像陈凡宫长青这些,对于这所谓的界使者,绝对是没有一丝好感,原本还有人想过要跟随进入界,进入宗门,但眼下,这些人心早已抱团,主动放弃,在他们看来,留在这里,亦或者是以后自己单独进入修界,或许更适合自己!

    可以说,他们这些便是当世修炼者之较为突出的存在,算是姣姣者,这些人都不愿意进入界的话,那其他的天才便太少了,哪怕是那些后天大圆满极限的也不行,毕竟他们大都是数十岁以的年龄,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间,不值得大力度培养。

    主位,傅沉箫作为主持人,主持这一次的修炼者大会,也介绍了这两位混元宫长老的身份,当听闻隶属界某一大势力之后,想要加入的心更甚了,很是热切。

    然而相与这些人,主位这两位长老那么高的兴致了,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看,在下面环顾一周,最终目光定格在陈凡等人身。

    在陈凡身边,便是宫长青二人,而且相而言,这些人大有以陈凡为首的趋势,这让两位本别有用心的界使者更不爽了,同时心的冷意也更甚了。

    这次下界,所谓的对陈凡阻拦鬼界入侵的奖励是虚,吸收其他有资质的天才人物也是虚,真正的意图其实也这么一个,要将陈凡带到修界,当然为了一切都顺利的进行,他们才得以搞出了这么一个名义。

    至于为何要如此大费周折,要开始这座古传送法阵,消耗极大,一切都只为陈凡,更确切的是说为了陈凡在万神之乡说得到的传承!

    陈凡在万神之乡得到传承,在地球基本没有人知道,但那些界天之骄子却知道,虽然有些人不会乱说,但这个消息却根本无法真正得以保守,最终还是在暗地里流传出来,不少人都知道一个土著得到万神之乡某位古大人物传承之事。

    这件事,可想而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次万神之乡的开启,宁采儿与梁战二人也都获得传承,注定要崛起,本身也有强大的背景,一般人或者势力虽然眼红,但却无可奈何。

    但一个土著都能得到传承,自然让人嫉妒羡慕恨,尤其是这个土著还是混元宫所看管的一个废弃封印星球,更可恶的是他们派来争夺造化的最有些的门人弟子都损落了,好处竟然一毛没捞到,还便宜了这个土著。

    自然,这最是让某些人不满,于是一些人便动了歪脑筋,而混元宫更是敢在其它人动歪脑筋之前!

    一个土著得到传承,这是他们不能忍受的,尤其是自己反而损失惨重,为此想到了从陈凡身得到补偿,只要将陈凡带到混元宫,以他们的手段,自然有办法从陈凡身榨取足够让他们心动的东西。

    诸神的传承,哪怕是古时期最普通的神,也足以留下惊人的东西,有些东西可能不可触碰,无法得到,但总有可以榨取的东西。

    混元宫的某些大人物正是打着这个主意,这才安排了这一出,只不过混元宫天宫一脉之人并不知晓,华天一直被蒙在鼓里。

    在他们打量陈凡的同时,陈凡同样也在打量着二人,眼冷意不减,先前宫长青那里陈凡已然知道了一切,这两人直接对龙一下杀手,真若是龙一出事,陈凡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直接暴起,但即便是如此,也足够陈凡心底杀意沸腾了!

    “下面开始第一件事,鬼界入侵之事,诸位都知道,界混元宫诸位更是知晓,但鞭长莫及,好在陈凡力挽狂澜,几乎等若是拯救了这一界,为此此次特别派出万长老与周长老前来,对陈凡表示嘉奖!”华天坐在主位开口,开始介绍这件事,第一件事是嘉奖。

    听到这些,在场之人大都露出羡慕之色,能得到界大人物的特别嘉奖,这对无数人而言,等若是大机缘,界对众人而言,是理想之地,随便嘉奖一些,在众人来说,可能都是了不得的东西。

    主人翁陈凡坐在位置,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浑然没有觉得什么,不悲不喜,坐在原地不为所动。

    主位,两位混元宫长老一直在打量着陈凡的一举一动,甚至在这位万长老心,突然觉得自己儿子的身死极可能和陈凡有关,这让他变得更冷了一些,再看看此刻陈凡淡漠的表情,更是生气。

    “陈凡,前领赏!”陡然间,这位万长老开口了,声音之带着不可置否之意,在下命令一般的对陈凡开口,毕竟是化灵境后期的高手,以先天真气作为辅助,声音直接在全场炸开,让一些耳膜都轰轰响个不停。

    这让在场之人脸色都微微一变,心一阵吃惊,这种场合,好似发生了一些变化,和想象的不同,这不像是是嘉奖,更像是逼迫,像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