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激发结界玉佩收敛行迹,根据寻踪巫偶的指引一路追踪,大半个时辰之后巫偶终于有了反应。

    “停,那狼妖就在附近!”

    小白蹙起眉,看着下方那片郁郁葱葱的山林道:“为何本王没有感应?要不要下去探查一番?”

    “先等等!”

    李陵全力激发瞳力,只见下方的虚空微微扭曲,形成了一个隐蔽的空间,将浓黑的妖气收摄在内,不泄分毫。

    “这里设置了法阵,十有七八是那黑狼王的老巢,不太好办啊。”

    武道盛会结束之前必须摸清这里的虚实,不然临到下手的时候却发现不够人家一锅烩的,那就不是尴尬的事了。

    李陵想了想道:“这样吧,咱们在附近转一转,看能否找到落单的妖怪,没有再另作打算。”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炷香后,两人发现了一只身材粗壮的熊妖。

    小白舔了舔嘴角道:“本王很久没有吃过熊掌了,直接杀了搜魂?”

    李陵却摇头道:“太近了,十几里的距离顷刻就到,若是出点什么意外就不好收场了,别忘了,咱们来这的主要目的是打探情况,最好以稳健为主,以智取之,我看不如这样……”

    那佘娘子可真给劲啊,老腰差点都让她用蛇尾给缠断了……熊老三哼着恶俗小调,一脸浪像的想着。

    “道友请留步!”

    正回味欢愉时光的熊老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身子微微绷紧,按住腰牌恶行恶状的喝道:“是谁在装神弄鬼?还不与本大爷滚出来!”

    “道友海涵。”

    李陵带着小白从林中显出身形,当然了,两人都已改头换面。

    “道友修为精湛,妖气雄厚,可是在黑狼王手下讨生活?我夫妻二人欲投奔狼王,还请行个方便。”

    说着,李陵身上恰到好处的泄露出一丝妖气和虎威,又取出一株年份颇高的宝药递过去。

    熊老三给了他一个‘你小子还挺会来事’的眼神,道:“原来你这虎妖是来投奔咱们大王的!以前在哪混的?”

    “小的虎力,原本在虎威王手下做小头目,时不时抓两个活人享用一番,日子过的倒也快活,后来虎威王被人一剑枭首,我就想找一个更厉害的靠山,不知老哥怎么称呼?”

    李陵所说确有其事,不过被剿灭的那虎威王在数千里之外,短时间也来不及考证,正好拿来蒙混过关。

    “我叫熊老三,你直接叫三哥吧。”

    熊老三不疑有他,指了指亦步亦趋跟着李陵做柔弱状的小白。

    “那她呢?”

    李陵道:“她原是一只白鹿,后来得了造化开启灵智,抓到她的时候我也不怎么饿,索性就留下来做婆娘。”

    这种情况在妖界也算常见,熊老三又信了,蒲扇般的大手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身子骨倒是挺结实的,走吧,跟我进山,见咱们大王你就不用想了,我的结拜兄长是二统领手下的将军,以后你就跟我混吧。”

    大王,统领,将军……

    李陵眸光动了动:“不知咱们这里有几位统领,几位将军,修为如何?”

    熊老三一扬头:“咱们大王手下有三位统领,分别是银月统领,赤炎统领和金刚统领,都是化形境的大妖,每位统领手下有五六将军,都是神通境,我兄长就在金刚统领手下。”

    除了一个黑狼王,还有三个化形境大妖,十六七个神通境的妖怪,这么说横骨灵慧境的小妖怕是得三百往上吧?

    李陵顿觉头疼。

    这时,熊老三拿出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道:“你一个新来的,若想尽快在这里站稳脚跟,怕是要多费心思啊!”

    李陵立刻道:“还请三哥指教。”

    熊老三的目光落在小白身上,啧啧两声道:“我兄长颇好美色,你这婆娘模样虽然一般,可身段却诱惑的紧,尤其是这小腰,看着就得劲。”

    说着他就一巴掌拍了过去。

    顿时,李陵只觉怒火直冲天灵盖。

    去特么的稳健!

    去特么的以智取之!

    随即张口一吐,剑气闪电般掠出,毫光一旋,熊老三脖颈上就现出一匝血色细线,动作表情陡然僵住。

    接着一颗偌大的脑袋滚到地上,眼珠子里正倒映着自己的无头尸体。

    砰!

    尸体倒地,挂在其腰间的牌子直接炸开,一点特殊的法力落在李陵身上。

    小白神色微变,拉住他检查起来,过了几个呼吸道:“这是一个印迹,正在向外散发着某种特殊波动,应该是那黑狼王所留,最少需要半盏茶的时间本王才能将其破解、磨灭。”

    这时,远处的法阵嗡嗡作响,一股不弱的妖气冲天而起,直接杀奔过来。

    “被发现了,咱们走!”

    小白激发结界玉佩就要带他离开,随即就发现,结界竟无法阻隔那种特殊波动,俏脸上现出了几分冷冽。

    “你先走,本王去灭了他。”

    李陵面色难看,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连忙拉住她。

    “先不急着出手,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咱们还有机会等会,稍后你按我说的做!”

    片刻的功夫,一道壮硕的身影便驾驭着妖风赶到,不等他开口问罪,一只由法力凝成的大手直接将妖风击溃,抓住他硬生生的按在李陵脚下。

    李陵却不看他,背着一只手,眼神放低眉角抬高,淡漠的说话声响起。

    “本王不习惯仰着头与人说话。”

    李陵面上看似没有任何变化,其实却已调集法力催动体内的龙气,直接作用在壮硕大汉的身上。

    低且慢的声音落在他耳中,如百丈巨龙发出炸雷般的咆哮声。

    壮硕大汉吓的身子一哆嗦,拿捏不住体内的妖气,体表黑毛疯狂冒出,脑袋直接变成一颗巨大狰狞的熊首,瞬息之间竟现出了原型!

    李陵曾服用过蛟力丹,蛟力丹是以蛟龙精血为主材炼制,自然含有一股不弱的龙气,而且这股龙气经功德强化后又愈发的精纯凝练,此时催动形成薄薄的一层笼罩在李陵体表,山间的水汽都开始向他周身凝聚。

    云从龙,风从虎,不外如是。

    龙族是妖界顶尖的霸主,对绝大多数妖类都有着天然的血脉压制,见龙矮三分,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此时壮硕大汉骨麻筋软,趴在地上起不了身,说不了话,也不敢说话。

    “呵,又是一只熊妖,你来为这熊妖出头,与它是何关系?”

    丝丝清凉的雾气落在大汉身上,却让他有种寒彻心扉之感,一个骨碌爬起身跪在地上,脑袋快要埋进土里。

    “小的与那混账毫无关系,还请大人明鉴呐!!!”

    李陵向小白挑了挑眉,心中稍定。

    第一步,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