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离开校园有段日子,等到身体恢复元气,重新回归校园,踏进宿舍的她迎来了舍友们的热烈欢迎。

    乔丽娜更是跳起来表示出去大餐一顿,以示庆贺。

    陈果却羞答答的说道:“伦家不方便,最近在饮食上比较注意。”

    三个舍友看了看陈果,一段时间没见,原先高挑的小姑娘确实胖了一些,但是相比以前的体型,现在不是刚刚好,最具吸引力么?

    再仔细一看,呦呵,肚子有点大么?也不知道收敛着点,小姑娘挺着个小肚子想什么话。

    “没必要减肥,那都便宜了那群臭男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乔丽娜大手一挥,大气的说道:“今天娜姐我请客,小果果你不给面子么?”

    陈果羞答答的说道:“我……我怀孕了!”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这时候的女生宿舍就是这种状态。

    乔丽娜看着陈果,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幻听,然后扭过头看着身后的巩紫萱和何依依,后两人好像也幻听了,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呵呵!”

    片刻后,乔丽娜像是傻了一样说道:“原来,这个不是幸福肥呀!”

    说着,那小手指还轻轻的点在陈果的小肚子上,有些兴奋,又不敢使劲的那种,力道很轻,就像是生怕碰到个易碎品。

    陈果抬着头,趾高气昂的那种,还挺了挺肚子,一言不发,吓得乔丽娜小手一哆嗦。

    宿舍里的三个女生缓了缓神,然后才“哎呀”“哎哟”的叫喊起来。

    “天哪,法学院惊天大案,是谁让女神一夜怀孕!”

    “妈呀,我要当阿姨了,我还是个孩子呀!”

    “你们是不是疯了,小声点。”

    几个傻兮兮的女生哪有点法学女神的模样,和疯子没什么差别,披头散发神经兮兮的,就像是在宿舍里跳大神。

    陈果看着舍友欢呼雀跃,再看了看自己的床铺,无奈的摇摇头。

    “宿舍不能住了,我这次回来是收拾一下东西。”

    陈果说完,那几个二哈又面面相窥,乔丽娜更是哭丧着脸:“别呀果哥,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千年修的同船渡,我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这就要离我们而去么!”

    “(⊙?⊙)”

    陈果无奈的说道:“拜托,我只是搬到校外住一段时间而已,该上的课还是要上的。”

    “那就是说,你不休学咯?”

    乔丽娜看着陈果点了点头,兴奋起来:“太好了,以后我们又多了一个生力军,等到你卸货之后,我们带着孩子一起上课,你看怎么样?”

    乔丽娜的提议让陈果心中一热,虽然还没有做好准备,也不知道事情继续往下发展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怎么有种期待的感觉。

    几个人帮忙收拾一下,走出宿舍楼,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商务,原来是等着陈果的。

    虽然林成楠预定的那辆车已经到了,但是太新了,林成楠怕里面甲醛超标,还是把新车留给陈友仁使用,原先他的那辆商务被林成楠征用了。

    不明所以的陈友仁还以为女婿对他很好,哪想到林某人心思如此“恶毒,”狗日的恨不得他生病是吧!

    陈果把东西放好,告别司机,然后和舍友们结伴一起去食堂。

    几个风格各异,但外貌出众的女性,可是引来法学院男生们的目光。

    特别是久违的陈果出现在大家面前,这可是真正的女神一枚,可惜被经济系的林某人给抢了。

    此刻在食堂看到她,多少让人有些想法,可是没等男生涌过来,女汉子乔丽娜就竖起胳膊,高呼一声。

    “别来打扰我们吃饭,女神有喜,你们彻底没机会了。”

    那一句“有喜”众人一开始还不清楚啥意思,但是很快男生们就瞪大了双眼,这是……怀孕了。

    再偷偷打量一下陈果的容颜,我靠,一段时间不见,女神好像胖了呀,越发的证明起来。

    陈果对于乔丽娜的咋咋呼呼早就有所预料,只要自己在学校,不说多长时间,开始显怀之后就要被人熟知,与其别人发现,背后念叨,还不如正大光明的说出来。

    当天晚上,就有不少人在校内论坛里招呼着林某人,问他女神是不是怀孕了,可是这个时候的林成楠哪会上校内呀,回归校园的他也很忙的。哪怕就是在线,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回应,这可是和章教授说好的,不能正面回应。

    眼下林某人忙得很,特别是总部的事情大体是要确定了,投入多少,什么建筑风格都要他这个老板来决定,这和技术方案不同,那玩意在电脑上就能修改,盖房子这种大事等动工之后想要变动,那代价就大了。

    所以整体方案,规划什么的一定要尽快确定,省的后续麻烦。

    当然按照惯例,林某人还是习惯性的在QQ上给社会我纯姐发送着近一段时间的消息,但是依旧收不到回信,看着那灰色的头像,再看看天外灰白的天空,在这上面,天气就像是自己的心情,总是有些阴郁。

    元旦后,降温的魔都或许将迎来第一场雨夹雪。

    回归到校园的林成楠终于又感受到稳定的节奏,新年前的大事也算是处理完,按部就班即可,剩下的还要等时间发酵,或许年后又要继续忙碌。

    不是或许,而是一定的。

    校园外买的“临时”住宅不大不小,一百三十多平,也算是大三室。林成楠和陈果一间,母亲一间,等以后父亲过来也方便住,另外一间打算做成儿童房。

    除了地理位置比较靠近学校,方便陈果上学,其他对于林成楠而言并不算友好,好在距离不远,只要不是晚上有事,他都赶回去住,也就不到半小时车程。

    不过还别说,地方虽然偏了一些,但是魔都湾区的自然环境真是没的说。

    对于陈果和林成楠而言,两人也算是正式过上了“童”居生活。

    周启航他们几个舍友也来庆贺了一番,算是给林某人的人生新旅程打上一个烙印,可惜林母在场,大家也就是一顿饭的事情,在长辈面前不能放浪形骸,要做个人样。

    新房在普通人眼里算是不错,精装交付,软装部分也是花了些心思,但就林成楠眼下的身家,舍友们只能说一句,“林兄,您真节俭!”

    林成楠抽空还给孙一凡提议,让他要是有多余的钱,暂时别往家里寄了,在魔都首付一套房子,也省的以后父母亲过来没地方住,眼下买房不亏。

    孙一凡表示回头考虑考虑,年终奖没发,光是工资,他还买不起。

    至于周启航和马岳阳,这两个人真不是缺钱的主,后者是二三线城市的小财主,周启航本地坐地户,父亲去世后留给他的财产算下来其实并不少,母亲也是出于亏欠的心理,补贴这小子很多。

    眼下他在学校里也是逍遥着!

    一顿家宴之后,工作生活走上正轨的林成楠,几日后等来商办的调查结果。

    商办牵头,联合多部门临时组建的调查组很快就确定了福安资本的空壳现状,双方都不想把事情闹大,很快就协商好后续事宜,位于科学城的那块儿土地也在私下里把流程彻底走完。

    福安资本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谁捅了他们一刀,本想倒手赚个差价,这下被人发现了,只能老老实实的交出去。

    魏玉良还因为此事被上面批了一顿,好在亡羊补牢,找到了星辰这个下家。

    经过再次友好协商,那一整块儿地算是拨给了星辰,当然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魔都政府这边牵头的贷款上限很高,大好几亿,但是这笔资金仅能用于星辰总部的地皮购置与后期建设,而且在限定时间内必须动工,如果总费用超标,需要星辰自己垫付。

    五年期的低息贷款,加上数额巨大的海量资金,在魔都甚至邱俊的眼里,应该能够满足现下星辰的需求,那么大一块儿地,政府方面也知道,肯定不会一次开发完毕,多少有些补贴星辰的意思,还是想把他打造成魔都的一张名片。

    林成楠看着公共账户丽那笔资金也是眼馋,但是只能用于建设,实在是无可奈何。

    林成楠心里也明白,魔都市政府虽说有些“有求于人”的态度,但是依然打得一手好算盘,星辰在此事上算是彻底绑在魔都,为其政绩添砖加瓦。

    另一方面,仅限于基建投入的部分,就是最后星辰出了问题,这也不过是左手倒右手,毕竟还是落在魔都的口袋里,科学城那么好的地方,星辰真要是倒了,有的是接手的,不管怎么说,魔都不亏。

    再说钱又不是白给的,星辰总要还的,仔细算下来,赚大头的还是魔都政府,只是那个地皮的买卖价格比市场价稍微低一些而已。

    林成楠因为此事也在考虑,科学城具体说来,没有差的位置,只有谁更好。自己当初在会议室里随手那么一划,也是多有考虑,嘴上说时二十万平方,实际测量下来近二十五万平方,几乎就是一个完整的长方形,长近七百米,宽三百多米。

    历史上福安资本拿下的地皮最终几经倒手,最后被一家地产商拿下,那小小一块儿地建成了科学城的商业中心,也算是地标建筑,但除了几幢高层办公楼,核心的商业区真没有什么亮点,除了吃饭看电影,其他也没啥了。

    一群在科学城上班的高薪一族,也就中午时分颇为热闹,其他时候,拖家带口的肯定不会来这儿。

    那地方位置太好,亏是肯定不会亏的,就是有些明珠暗投的意思,林成楠不喜欢。

    魔都的科学城可是和帝都的中关村乃至武道口相提并论,甚至在某些方面更超一筹,但是论及活跃度,还是有些相距甚远。

    所以林成楠还是决定,这一块儿设计商业的部分,暂不考虑,先确定星辰的总部规划,之后在据此满足需求之外,再做其他考虑。

    首先是整体层高问题,林成楠对于摩天大楼并没有太大的追求,虽然这是一件令人向往,也很令人憧憬,登高望远是很多人想要的。可是林成楠也明白一件事情,高处不胜寒,摩天大楼有摩天大楼的好,但二十多万平方足够他挥霍了。

    星辰眼下也不是什么重资产的企业,也不是以物业租赁为主的企业,为员工提升一个舒适的环境才是最主要的。

    所以最终,林成楠定下一个总体层高不超过五十米的大方向,建筑群按照相应功能,估计在三十米到五十米之间不等,不要说超高建筑,顶多就是普通高度。但若是再算上地下建筑,这也算是个庞大的建筑群。

    至于为什么不盖高楼,主要是林成楠这个人太怂了,一方面高层对于抗震等硬性标准要求高,再一个就是安全隐患等问题,那么多人,电梯要多少部,算下来可利用空间太少了,眼下魔都提供这么大的一片区域,足够自己挥霍了。

    至于魔都政府提供的那笔看上去庞大的贷款,估计一期盖完,二期也就勉强动个工就消耗光了,具体还要看星辰后续的具体规划。

    费用上,林成楠只能暗自吞口气,虽然他不是同济出身,也不是学建筑的,但是按照这个规划,费用不是超标,而是太超标了。

    好处是眼下有魔都帮忙兜底,不用挤占星辰的现金流,坏处就是费用太大,后面的工程完全靠自建,按照这个预估体量,十亿打不住,越环保费用越高,说不定超过二十亿也是有可能的,而且这还是以目前的成本计算,拖的越久,费用越高。

    如果说为什么会这么高,抢车位游戏听说过么,大城市买车就不是什么难事,难点在于买车的指标,停车的车位等乱七八糟的事情上,甚至这两个东西有时候比汽车本身更值钱。

    就像魔都的拍车牌,帝都的摇号之类的,买车有钱就行,甚至零首付,三折首付多的是,一小笔资金就能把小车开回家,然后呢?

    然后你就开始抓瞎了,回家停哪儿是个问题,去了公司没地方停车也是问题,对未来比谁都了解的林成楠,当然要为星辰修建一个庞大的地下车库,而且按照规定,这还是以后人防工程之一,车库不大绝对不行,以星辰的收入,员工买车洒洒水了。

    还有员工吃饭的商业街之类的,原先整体的规划设计虽然不行,但半下沉的商业街还是一个亮点,有可取之处,这个可以吸收。

    漫无目的,胡思乱想的林成楠看着手中的地图,随手画着,突然,手指停的地方一片绿色。

    不是头顶的那种绿,而是蓝绿相间的那种。

    这是人工湖,有活水的人工湖,并不规则,但是改造一下也是一个不错的场景,可惜不在星辰的范围内,两者之间隔了一条马路。

    林成楠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片刻后拿起电话给邱俊打过去:“俊叔,总部旁边有个人工湖你知道么?”

    邱俊摸不着头脑,但是他早就习惯了林成楠的天马行空,思维一转就回应道:“你说的那个小水沟?”

    林成楠寻思着,那点巴掌大的地方,眼下也确实只能算是小水沟了。

    “俊叔,你联系一下商办,看看能不能把连接那一块儿的几千平米地方拨给我们,哪儿改建一下应该不错,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周边的一条马路需要扩建,工程量可能有些大。”

    “这个......”

    邱俊感到有些为难。

    “没什么,能给就给,不能给就算了。”

    林成楠看似大度的说道,然后补充了一句:“俊叔你就和他们提一句,如果把小水沟那一块儿和后期改建的公园那两片地方连在一起打包给星辰,那么星辰总部的建造费用可能在二三十亿,甚至比这个数字更高。”

    邱俊被震的无话可说,二三十亿都打不住,眼下的星辰才有多少现金流,林某人怕是飘了,把钱不当钱了吧。

    要是真按照林成楠所说的,把连接所谓水沟和公园的那块不规则数千平米地方也给星辰,还要重新规划一下路线,本身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这二三十亿起步的建造费用面前,一切都好商量。

    可是如此一来,哪里还是二十多万平方米,公园的一半都快成了星辰总部的绿地了,面积也要扩大许多。

    当晚接受到消息的魏玉良也是痛并快乐着,痛苦的是以为完成的工作又要重新开展,重新上会讨论,扯皮不休,而且还要牵扯到路政部门,一条已经规划好的道路要变成星辰的“内部道路,”那个部门是这么好说的?

    快乐的是,星辰砸下来的重资,这绝对是日后科学城的亮点工程,盛达虽然名声在外,可是却没有如此标志性建筑,星辰这是一出马就要震惊世人,国内敢这么玩的互联网公司,目前看来仅此一家,绝逼是钱多烧得慌,难道他们忘记当初拒人是怎么死的么。

    就连最初魔都政府提供那笔看似庞大的费用,眼下也只能是个笑话。

    这个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呀!

    魏玉良在电话里和邱俊甚至林成楠再三确认过之后,终于知道星辰的计划。拿下一处活水源通道,扩大“小水沟,”让他变成一个小湖泊,同时把涉及到的绿地公园延伸过来,把目前牵扯到一起的马路给铲了,从此以后,星辰的“后花园”也有了。

    虽然花费巨大,但绝对令人眼前一亮的方案,这事情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