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水模糊的眼镜,透过就模糊的镜片,她仿佛看到那双眼睛在看她。

    好像很温柔。

    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向楠觉得自己可能被蛊惑了,不自觉伸手摘下了他的眼镜。

    许程言忽然被摘了眼镜一时间有点不适应。

    他眯起了眼睛看向她,伸手要去拿回自己的眼镜。

    李向楠看向近在咫尺这张狼狈又俊美的脸,觉得心跳在这一瞬间很快。

    目光在他脸上扫过,随后低头吻在他唇上。

    向楠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下降头了,不然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

    回过神来李向楠吓到似的快速翻身爬了起来。

    她,她刚才是干了什么,她好像是把许程言轻薄了。

    相比李向楠的震惊,许程言此时脑子那更是一片空白。

    我的初吻……

    我都初吻……

    我的初吻……

    他被一丫头片子非礼了……

    僵硬的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明明心里紧张的要死,可是表面上他还是淡定的翻身坐起身。

    “眼镜给我。”许程言伸出手。

    “给,给你。”李向楠僵硬的伸手把眼镜还给他。

    许程言随便擦了一下眼镜戴上眼镜。

    不过因为镜片上都是水的缘故,他看人都看不清晰了。

    “唉,真是世风日下……这大白天……”

    “奶奶,我看到那个姐姐刚才亲了哥哥……”

    “小孩子不能看,快走……”

    “哎呀呀,年轻真好,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哎呦羞涩……”

    许程言觉得自己一世英名今天被丢完了。

    许程言沉默的站起身,看着还坐在水里的女孩子黑着脸伸出手,“起来。”

    向楠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全身湿透,衣服贴在身上的模样,真是狗狼狈的。

    心虚的移开目光最后看向他还滴着水的修长手指,不仅没有伸手反而后退了一些。

    “我,我自己来。”李向楠说着翻身爬起快速爬出了喷泉池。

    许墨斜了她一眼,淡定的抬脚也跟着走了上去。

    他觉得今天自己果真是不宜出门,作为一个很爱干净,生活作风整齐的不行的男人。

    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这么狼狈,搞的全身脏兮兮的。

    不过………

    许程言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缩的跟兔子似的女孩子,忽然想到刚才那个吻。

    算了,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脸莫名一热,忍不住咳嗽一声。

    许程言转头看了一眼四周盯着他们看的路人甲,硬着头皮拉着身边女孩的手就走。

    “跟我走……”

    “等下,我们去哪儿?”向楠说着擦了一把从额头上滑落的水

    许程言指着自己还有她,“找个地方洗澡换衣服。”

    他都感觉自己臭掉了,喷泉里的水真是一点也不干净。

    向楠一愣看向他有些尴尬,人家今天算是救了自己,而自己非但不感谢,反而恩将仇报把人拉入脏兮兮的喷泉池里。

    这样也就算了,最主要的她还把对方揍了一顿,揍过以后还把人亲了。

    想到这些画面,向楠抬手捂头,忽然好想晕过去算了。

    看着身边拉着自己一直走的男人,向楠忍不住低声开口,“那个,对不起。”